不能讀取jquery

黨政領導干部指使下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借用公款怎樣認定
2019年10月16日 09:00

  【典型案例】

  火某,中共黨員,A市市委書記。趙某,私營企業主,與火某存在長期利益輸送關系。2016年初,趙某以資金緊張為由,請求火某幫忙借款。火某得知A市交通局下屬的交通投資公司(簡稱“交投公司”)有閑置資金,遂指使A市交通局長兼交投公司董事長方某盡快出借資金給趙某使用。此后,三人多次就借款數額、方式及進展情況等進行商議。為掩蓋事實真相,方某與下屬的某縣交通局長杜某、某縣工業集聚區管委會主任李某等人商定,通過多家單位之間簽訂借款協議的方式,將公款5000萬元由交投公司出借給趙某實際控制的公司。隨后,交投公司與縣交通局簽訂《資金使用協議》。2016年10月31日,交投公司向縣交通局轉款5000萬元。同日,縣交通局與縣工業集聚區管委會簽訂《借款協議》,將該5000萬元轉給縣工業集聚區管委會。同日,縣工業集聚區管委會又與趙某實際控制的公司簽訂《借款協議》,并于11月1日將5000萬元轉給趙某實際控制的公司用于企業經營。2017年8月,“借款”到期后,趙某及其公司除歸還縣工業集聚區管委會100萬元外,其余本息至案發仍未歸還。

  【分歧意見】

  對火某未利用自身職務便利,而是通過其他具有職務便利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挪用公款,以單位名義借給私營企業主的行為如何定性,主要有兩種意見:

  第一種意見認為:火某作為市委書記,不具備直接管理、經手、支配交投公司公款的職權,不能認定為挪用公款。由于火某超越職權,指使市交通局長方某違規行使職權,導致出借的公款無法收回,致使國家遭受重大損失,應認定為濫用職權。

  第二種意見認為:火某因與趙某存在長期利益輸送關系,在趙某提出“借款”要求后隨即應允,并向方某表明挪用公款的犯意。后經三人合謀,由方某具體實施,以單位名義將公款借給趙某公司用于經營,火某從中謀取個人利益,三人構成挪用公款的共犯。

  【評析意見】

 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,火某的行為構成挪用公款罪,理由如下:

  一、從主觀犯意分析,認定火某構成挪用公款罪更為準確

  濫用職權罪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,濫用職權,致使公共財產、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,屬于結果犯。挪用公款罪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出于一定目的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,屬于行為犯。二者均屬于職務犯罪,而且在實踐中,挪用公款行為往往與濫用職權行為相伴隨,挪用公款行為本身就是一種特殊的濫用職權行為。

  區分兩罪的關鍵在于,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履行公務過程中,其犯意是基于法定程序中職務行為行使的違規違法性附隨產生的,還是基于其他特殊、具體的動機直接產生的;刑法處罰的對象是犯意支配下造成的結果,還是犯意引發的行為本身。濫用職權罪的犯意往往是復雜的、多方面的,導致的后果通常帶有偶然性,行為人往往只是預見到結果發生的可能性,但并不是積極追求結果發生。而挪用公款罪的犯意指向性較為特定,目的是直接的、具體的,行為人對挪用公款這一犯罪結果也是積極追求的。

  本案中,火某的犯意內容是認定構成挪用公款罪或構成濫用職權罪的關鍵點。火某與趙某長期存在利益輸送關系,二人合謀后,決定由火某出面通過相關部門或單位“拿錢”,解決趙某資金短缺的問題。為此,火某多方尋找籌款渠道,最終將方某管理的交投公司作為籌款的源頭,所以火某的犯意是直接的、明確的、具體的,其在主觀上突顯出明確的導向性,直奔挪用公款的主題而去,而不是在履職過程中超越其市委書記的職權,或不正確履行職權的問題。所以認定火某構成挪用公款罪更符合其主觀犯意的本質特征。

  二、從共犯角度分析,認定火某構成挪用公款罪更為準確

  1.火某、方某、趙某三人具備挪用公款的共同故意。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。挪用公款共同犯罪案件中,必須把握三個要件:第一,主體方面必須具有兩個以上具備完全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,且至少有一方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;第二,主觀方面各行為主體具有挪用公款的共同故意;第三,客觀方面各行為主體實施了利用其中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之便,挪用公款的行為。本案中,火某、方某、趙某均知道自己是在實施挪用公款的行為,且相互之間知道是在利用方某的職務便利共同實施挪用行為,而且三人對侵犯公款占有權、使用權、收益權的后果都持積極追求的心態,符合共犯構成主觀要件。

  2.火某、方某、趙某三人共同出謀策劃,成立挪用公款罪的共犯。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挪用公款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(簡稱《解釋》)第八條規定:“挪用公款給他人使用,使用人與挪用人共謀,指使或者參與策劃取得挪用款的,以挪用公款罪的共犯定罪處罰。”該解釋規定了使用人與挪用人構成共犯的情況。實際上,不僅僅是使用人,其他人與挪用人共同謀劃和實施挪用行為的,也可以成立共犯。

  本案中,火某是挪用公款罪的犯意發起者、積極推動者、決策授意者,方某是挪用公款的具體實施者,趙某是挪用公款的具體參與者。三人事前多次充分通謀,事中想方設法尋找公款來源予以挪用且彼此合意,事后主動追求挪用結果的發生,并實際達成目的,屬于典型的挪用公款共犯。

  綜上,作為黨政領導干部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,在挪用公款過程中必然伴有濫用職權的行為,將其行為認定為挪用公款罪還是濫用職權罪,需要透過“超越職權、不正確履行職權”的行為表象,看到其所侵害法益及主觀犯意的本質。濫用職權罪侵犯的法益是國家機關公務的合法、公正,有效執行以及國民對此的信賴。而挪用公款罪侵犯的法益則是公款的占有權、使用權、收益權以及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廉潔性。火某挪用公款的主觀故意非常明顯,其行為所導致的結果是造成公共財產被非法使用。另外,從共同犯罪理論來看,火某作為市委書記指使市交通局長方某,擅自將單位公款挪給趙某用于企業經營,構成挪用公款罪的共犯。同時,火某因收受趙某賄賂而指使方某將公款挪歸趙某企業使用,根據《解釋》第七條“因挪用公款索取、收受賄賂構成犯罪的,依照數罪并罰的規定處罰”,還構成受賄罪,應當按照挪用公款罪和受賄罪數罪并罰。

  (龔昌明 田亮 作者單位:甘肅省紀委監委)

來源: 中國紀檢監察報

福彩15选5带坐标走势图